桌下的暧昧

2019-09-21 20:28:18
感情

  苏月和林若雨也发现徐蕾有些不对劲,朝着陈强看了两眼。

  陈强感觉到两道目光朝着自己而来,抬头正好看到徐蕾红通通的眼眶,便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勾起了徐蕾的回忆。刚进来的时候,徐蕾就说自己来这里,是为了怀念一个老朋友,看来那个老朋友就是自己了。

  当着苏月和林若雨的面,陈强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私下里发了一条信息,问她怎么样了。

  片刻之后,徐蕾就回复过来了。

  “陈强,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来这里吗?我好想回到那个时候,就算什么都没有,也是快乐的,哪里像现在,就算是锦衣玉食,却像是金丝雀被关在笼子里。”徐蕾苦笑看了陈强一眼,楼下还有徐世严的眼线盯着。

  陈强回复道:“小蕾,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该忘记的都忘记吧!我们现在都是成年人了,和以前不一样了。对了,你的身体有没有好点,还痛经吗?”

  他没有朝着徐蕾看去,生怕被苏月和林若雨发现异常,发完信息之后,便给苏月夹了两片牛肉,徐蕾的消息已经回过来了。

  “陈强,我要是能忘了,就不会来这里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忘了你的,你肯定也不会忘了我吧!要是我那天死在徐世严的手上,你一定要记得我。”徐蕾为了不引起两个女人的注意,将头看向了另一边。

  苏月和林若雨两个人吃的很开心,她们已经有些日子没有吃火锅了。

  陈强看到徐蕾说到要是自己被徐世严杀了,心里不由一惊。两个人现在虽然只是普通朋友,可是当年的感情还在,要是徐蕾真的出事了,自己肯定不能袖手旁观。

  “到底怎么了?徐世严是不是还在虐-待你?”陈强发消息问道。

  他知道徐世严的背景不简单,徐蕾跟了他不少年,应该知道徐世严不少的事情,难道是他担心东窗事发,想要*屏蔽的关键字*灭口不成。

  徐蕾回道:“他的虐-待我都已经习惯了,只是我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我是个人,不是他养的一条狗,我想过正常女人的生活。”

  陈强万万没有想到,本来只是吃个火锅,没想到成了自己和徐蕾的谈心会。

  他没有回消息,徐蕾又发来一条信息,这条信息的问题,让他左右为难,不知道怎么回复了。

  因为徐蕾开门见山问道:“陈强,我的心里还有你,你还喜欢我吗?我不在乎你有女朋友,我只想和你重温旧梦。”

  这么露骨直白的情话,简直比火锅还要火辣辣。

  陈强低头想了半天,还是先不要回复,要是回复不喜欢,他担心徐蕾觉得自己看不起她,以为她是残花败柳,配不上自己。她今天的心情看起来很不好,陈强不想再给她添堵了。

  就在陈强想着怎么回复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双-腿之间有一个东西伸过来了,冰冰凉凉的,正好踩在大兄弟的上面。

  他抬头看到徐蕾朝着自己魅惑一笑,随后若无其事开始吃菜了。

  陈强顿时明白了,这只脚是徐蕾的,她可是出名的大长-腿,

  这点距离对她来说不算什么。他以前在电视剧里面看到这种香-艳无比的场面,四个人打麻将,两个偷情男女在桌子下面相互挑逗,没想到今天自己也享受了这种待遇。

  他想要站起来,却被徐蕾微微瞪了一眼,只好坐下来。

  徐蕾的脚很美,五根晶莹剔透的小脚指头不断挑动着陈强的大兄弟,技巧十分娴熟。徐世严是个废物,平日里一定想尽各种办法让徐蕾伺候自己,用脚应该不在话下。

  徐蕾的脚趾很灵活,来回不断动来动去,力度把握的十分巧妙,正好刺激到前面,一阵阵舒爽的感觉,从腹部窜到了陈强的头上。

  要不是吃火锅,本来就被辣的脸红彤彤的,陈强十有八-九就要露陷了,他忍不住要站起来了。

  “舒服吗?你别动,你要是站起来,我就喊了。”徐蕾发消息说道。

  等到后面,他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已经不能起来了,小帐篷撑得鼓鼓的,几乎就要把裤子给撑破了,一起来就会被看出来的。

  徐蕾估计时间差不多了,将脚收回来了。平常帮徐世严做,那个废物半个小时才有点反应,一分钟不到又一-泻-千-里。陈强居然撑了这么久的时间,不过估计也应该差不多了。

  当着女朋友的面,被初恋*屏蔽的关键字*这样贴心服务,简直是爽翻天了。陈强心里却是充满了负罪感,觉得很对不起苏月。

  他朝着徐蕾看了一眼,看到她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不经意之间舔-了一下娇艳如火的红唇。

  “是不是超级刺激,你要是想更刺激,后天到母校后面的酒店里等我,我把自己完全交给你,我是真的喜欢你,陈强。”徐蕾又发来信息。

  陈强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又给苏月夹了两筷子菜。

  看来徐蕾是铁定心要勾-引自己了,可是他并没有这种想法,刚才是被徐蕾威胁了。一来他不想和徐世严成为真正的敌人,那种人心狠手辣,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二来自己现在有苏月这么漂亮温柔的女朋友,他很满足,村子里还有柳月蓉和李玉兰,他并不想遍地开花。最重要的是,药材收购站刚刚建立起来,他需要诊所和收购站两边跑,救死扶伤和做生意赚钱都不能耽误,没有那么多的精力。

  半天没有等到陈强的回复,徐蕾站起来说道:“陈强,我先回去了,记得我跟你说的事情,你要是有空的话,打电话给我。”

  陈强点点头,目送着徐蕾朝着楼下走去,长长松了一口气。

  “陈强,她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苏月抬头问道。

  陈强尴尬笑道:“她的*屏蔽的关键字*身体有点问题,想让我去家里给针灸一下,问我有没有时间。”

  “原来是这样,那你有空一定要去一下了。”苏月笑着说道,她完全没有想到那回事,让陈强心里更加过意不去。

  三个人吃好之后,陈强去前台付钱,前台的人说是徐蕾把钱付了。

  陈强便带着两个女人出了火锅店,向着车站去了

Echo | 1991-02-25 10:08:23 | 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