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桶金

2019-09-11 18:03:25
感情

  “多谢陈医生的妙手回春啊,没想到连这种难缠的蛊毒都能被您解了,真是不可思议啊!”

  徐世严目光奇异地看着陈强,以前陈强给他的印象就只是个开破诊所的,虽然针灸有点奇效,但也在正常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他的生意做得很大,接触的人物五花八门,什么三教九流都有,知道一些常人不知道的东西。

  比如蛊毒,就是一种杀人无形的手段,寻常的医生根本解不了这种毒,只有一些特殊方法还有奇人异士才有办法可解。

  “你们这次到底得罪了什么人?”陈强看了徐世严一眼,淡淡地问道。

  徐世严的脸色顿时微微一沉,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

  “这次我们去云南是做走私买卖,跟当地的一些少数民族发生了冲突,不过冲突并不大,但是等我回来的时候就发现身体不舒服,徐蕾也是,最终我们才发现,原来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下了蛊毒,除了我和徐蕾,其他有好一些兄弟被蛊虫吞噬,化成一滩淤血。”

  徐世严说道。

  “徐总,您怎么跟他说这些?”

  旁边的韩大山感觉奇怪,忍不住低声提醒道。

  走私买卖这种事情那可是见不得光的,越少人知道越好,更何况陈强这个外人。

  “嗯?大山,陈医生救了我的命,现在就是自己人,这些事情没有必要瞒着他。”

  徐世严皱着眉头,不悦地扫了韩大山一眼,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思维在潜移默化地转变。

  这就是蛊虫的厉害之处,在无声无息间改变一个人的思想,若是以前,徐世严是绝对不可能跟陈强说这些的,而且态度也不可能这么好。

  但是现在,他对陈强的态度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客气、热情、亲近,这是蛊虫在影响他。

  不过他本身的思维逻辑都很正常,跟从前一样,只是对待陈强的态度有所改变。

  韩大山跟徐世严这么久,很了解徐世严的为人,哪怕这种变化很微妙,但他还是感受出来了,不过既然徐世严都开口了,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用疑惑地目光不时打量陈强。

  “陈医生,为了答谢这次你的救命之恩,这张卡送给你了,这是一张不记名卡,里面有十万!”

  徐世严邀请陈强到客厅坐下,然后吩咐人上茶,紧接着从身上拿出一张银行卡。

  “徐总…”韩大山看得吃了一惊,十万可不是小数目啊,不过是个医生,怎么能拿这么高的诊费。

  而且以他对徐世严的了解,哪怕陈强解了他体内的蛊毒,也不可能给这么高的回报。

  “大山,别这么大惊小怪的!”

  徐世严瞪了韩大山一眼,现在他对陈强的态度那是一百个好。

  “徐总太客气了,十万诊费太高了吧!”

  陈强也没想到蛊虫的作用这么大,让徐世严这么慷慨。

  “陈医生,以您的医术,值这个价!”

  徐世严满脸堆笑地说道,然后将那张不记名的银行卡硬塞到陈强手里。

  陈强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了起来,像徐世严这种大土豪给的,不要白不要,而且那可是蛊毒,很难解的,外面的大医院专家都没有办法,自己这可是救命之恩。

  所以这十万诊费虽然高了一些,但陈强还是心安理得地收下。

  只是陈强现在还没有意识到针灸秘法的巨大价值,连医学上公认的疑难杂症都能够治疗,还能治疗某些不为人知的奇毒,这岂是一般的医术能够相比的。

  如果能给那些富豪、大人物的疑难杂症治好,十万诊费真心不算高。

  徐蕾吐出蛊虫之后,身体很虚弱,在房间里休息,陈强也就没有打扰,她的情况不比徐世严,徐世严的身体是被那缕特殊的气流滋养了,而且现在体内的蛊虫不再单纯地吞噬他的精血,所以才会在顷刻间恢复。

  “徐蕾的蛊毒虽然已经解了,但是她的身体十分虚弱,回头我给开点滋补的药,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没事儿了。”

  刚才那个印记复发吓了陈强一大跳,现在他急着想要回去好好琢磨琢磨,所以并没有就留,只是在临走的时候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好让徐世严善待徐蕾。

  果然,徐世严立刻保证道:“多谢陈医生,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蕾蕾的。”

  看到徐世严大大改善的态度,陈强感觉怪怪的,不过这种潜移默化控制人的手段还真是好使。

  但是蛊虫很珍贵,可遇而不可求,这次能够收服一只已经算是天大的幸运了。

  总之,今晚上的收获算是以外之喜,虽然陈强不喜欢争名逐利,干一番大事业什么的,但生活中也难免遇上点儿麻烦,这个时候就需要有人了。

  而且上次给林若雨当挡箭牌遇到的那个年轻的白色西装男一看背景就不一样,敢追林家大小姐的,至少也是同一个层次的。

  回到诊所已经是下午四五点钟了,这个时候也没有必要开门,所以陈强干脆就回去了一趟。

  可是刚到家一会儿,嫂子马翠芸就过来了,看到陈强的一瞬间,不由得脸蛋红红的,想到那天晚上两人在床-上旖-旎的情景。

  陈强也感觉有些尴尬,这尼玛也算是跟嫂子同床共枕了吧?

  不过马翠芸虽然很不好意思,但她似乎有事情找陈强,于是咬了咬牙走过来。

  “强子!”马翠芸叫了一声,脸色显得犹豫。

  “嫂子,是有什么事吗?”陈强一眼就看出来,有些奇怪地问道,啥事儿让嫂子这么纠结呢。

  “强子,你明天有空吗?”马翠芸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咬着嘴唇问道。

  “啥事儿啊嫂子,你就直说吧!”看到马翠芸这副表情,陈强就更加感觉奇怪了。

  “你明天能不能陪我去城里一趟!”马翠芸忽然抵着脑袋,说道。

  “去城里?没问题啊,嫂子是要去买什么东西吗?”陈强随口问道。

  “不是,是有人请我吃饭。”马翠芸依旧低着头,声音越来越小。

  “有人请你吃饭?谁啊?”陈强不禁一愣,然后问道。

  “周向东!”马翠芸的声音更小了,生怕被人听到似的。

Echo | 1991-02-25 10:08:23 | 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