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大美女

2019-08-09 18:41:34
感情

  盈盈一握小蛮腰,漂亮的翘臀,白-嫩的皮肤,还有那几根调皮的黑色线头,这些视觉上的冲击对陈强不可谓不大,甚至某一刻他都有种想要把裤子扒-开看看里面的风景的冲动。

  不过这也只能想想,苏月虽然躺着,但眼睛却紧紧地盯着陈强的一举一动,甚至是表情变化,只要稍微猥琐了一点,恐怕就会被这妹子发现,所以从始至终,陈强的脸就一直绷着,表情严肃。

  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那些杂念排除出去,三角地带这个位置很特殊也很敏-感,容不得一点错误,不过陈强的身体经过莫名蜕变之后,神经的反应和眼力都特别的精准,而且之前有过给徐蕾针灸的经验,所以这一次给苏月针灸,对于现在的陈强来说,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这样就完了?”

  以陈强现在的功力,针灸的过程也就几分钟,甚至苏月都还紧绷着嘴,沉浸在那种紧张的感觉之中。

  陈强微微抬头,目光不由得一凝,因为他施针的时候是搬的一个矮凳坐着,胸口几乎跟床齐平,而苏月的衣服是掀起来的,到胸-部下侧边缘,所以陈强这么一抬头,恰好可以通过缝隙看到里面黑色的蕾丝边。

  胸-部下侧边缘都是罩得死死的,看不到什么太多风景,视线顺着往上,倒是能看到苏月高耸的弧度,虽然比起李玉兰要小上一些,但也非常可观了。

  联想到上次在水潭的时候看到苏月三-点一式光溜溜的身材,陈强就忍不住回味了一下,要是能再看一次就好了。

  “喂,你在看什么,没听见我说的话吗?”见自己说话半天没得到回应,苏月忍不住奇怪地问道,还忍不住扬起脑袋想要瞅瞅陈强到底在干什么。

  “呃,那你现在什么感觉?”陈强赶紧回过神来,然后询问道。

  “感觉?要什么感觉?”苏月一愣,有点没反应过来,好奇地问道。

  “我的意思是,你现在感觉好一些了吗?有没有不那么疼了?”

  陈强无语,但还是耐心地再次询问道。

  “好像…咦,好像真的不怎么疼了!”

  苏月眉头微皱,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嘴巴微张,震惊的神色渐渐在那张漂亮的脸蛋上绽放开来。

  刚才还疼得她要死要活,可没想到这么快就好得差不多了,虽然还有点隐隐做疼,但跟刚才那种剧痛难耐相比简直好太多了。

  “嗯,怎么样?现在相信我说的话了,我这针灸只要随便给你扎上几针,分分钟止疼!”

  陈强听罢感觉也有些意外,虽然他的针灸镇痛之法能够迅速止疼,但是还是需要一点点时间的,但是苏月这个效率却是有点快了,这才刚刚扎完就不疼了。

  不过转念一想也在情理之中,估计苏月这疼得已经有段时间了,然后到陈强诊所里来又耽搁了一些时间,再一个陈强在扎针之前又给她按摩了一下,减缓了她的痛苦。

  痛经不是一天到晚持续疼的,否则那会把人给痛死的,一般都是痛一阵就会消一阵,在扎针之前,苏月的痛经就开始自动减轻了,所以再被陈强的针灸这么一扎,痛经立马秒退。

  看到陈强得意洋洋的样子,苏月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还真是有两手,居然只是扎几针就消除了她的痛苦,这简直就是神仙之术啊!

  “没想到你这针灸这么神奇…我之前都没听说过针灸还能止疼的,那什么,谢谢啊!”

  苏月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刚才她还看不起陈强这么年轻就会什么厉害的针灸,可没想到这转眼之间自己的痛经就被人家三两针给止住了,而且效果还超出她的想象。

  这还真是针到痛除!

  “谢就不用了,只要你以后别再一口一个大色-狼,流氓什么的叫我就行了。”

  陈强摆摆手,突然被这小妞感谢他还真是感觉有点不大习惯。

  擦,难道小爷我有受虐倾向?陈强心里不由得嘀咕。

  “你本来就是色-狼。”苏月白了陈强一眼,嘴巴里小声嘀咕,刚才在本姑娘身上到处乱-摸,别以为本姑娘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龌龊的东西,哼哼。

  “你说什么?”陈强一愣,听到苏月在那嘀嘀咕咕不由得好奇地问道。

  “啊?没什么,那个,你现在可以把针给我拔了吧?”

  苏月吓了一跳,虽然很想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但是看到自己的小腹上还插着一根根明晃晃的银针,她心里就一阵犯怵,生怕自己一说出来把陈强给得罪了,到时候对方一气之下不管她了,那她真的是哭的地方都找不着。

  “既然你现在都不疼了,那就可以把针给拔了。”

  陈强点点头,他要是知道苏月心里的想法,恐怕会忍不住黑脸,然后义正言辞地告诉这小妞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哥是个善良正直的医生。

  看到自己小腹上的银针被一一拔掉,苏月心里也是暗自松了口气,感觉像是身上一层枷锁被打开,自己想说什么应该可以无所顾忌了吧。

  “大色…陈医生…”

  想到这里,苏月就下意识地称呼陈强为大色-狼,不过看到后者渐渐黑下来的脸色,就连忙改口。

  不管怎么样,人家刚刚为自己解除了痛经的痛苦,自己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这未免有些太过分了,有过河拆桥的嫌疑。

  苏月的性子虽然有那么一丢丢小野蛮,但心地还是挺善良的。

  “你想说什么?”

  陈强眼神不善地盯着苏月,没好气地问道。

  “那个,我这个以后还会不会疼?”

  苏月眼神一阵躲闪,感觉头一次在陈强面前说话没啥底气,甚至有些难以启齿。

  “你这不是说得废话吗?你以前也应该吃过止痛片之类的镇痛药吧,那你现在不还是照样疼得厉害?”

  陈强一脸无语地摇摇头,这小妞把自己的针灸也想得太神奇了吧,真以为一次性针灸能彻底根除她的痛经?简直天真。

  上次徐蕾痛经来找他,也只是暂时性地给她止痛,想要根除痛经,还需要一个比较漫长的疗程。

  “什么?还要继续痛?那可怎么办?陈强,你给我想想办法吧,一定得把我这个问题根治了,我再也不想承受那种痛苦了。”

  听到陈强的话,苏月顿时大惊失色,情急之中抱住陈强的手臂摇晃,两团高耸的饱满不可避免地在陈强的手臂上来回碰撞……

Echo | 1991-02-25 10:08:23 | 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