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冬天追我们两个会飞的怪球

2019-07-25 17:34:41
悬疑

  九岁那年我小学二级级。冬天!北方的冬天特别的冷,小时候穿的也特别的厚,北方的孩子小时候抽陀螺,滑冰车(那时候的冰车有单刀和双刀的,有玩过的小伙伴应该理解)。

  我是个女孩子,但小的时候跟个假小子似的。从来不跟女孩子一起玩。都是跟着一大帮男孩子天天在冰面上玩。放寒假了,天天都不着家的那种。冬天,天黑的比较快,傍晚五点左右就黑天了。有一天我跟我的小伙伴们玩的不亦乐乎,可到了晚饭时间,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回家了。我还是不愿意回家,我就跟我的小伙拌(男孩子,小名叫宝宝)我俩还在那里玩。因为,冰面的不是很小,是一条河面冬天形成的。(他家门前的河面有大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吧,而且四周很宽旷,河边就他家和邻居家两家,距离他们家最近的几户人家也在百米左右吧)河边就是他家,我俩本身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也特别的要好,我不愿意回家,他就陪着我。

  可是一鞭子我把我的陀螺抽跑了,鞭子也飞了出去。也不知道自己那会怎么那么有力气。就在这会,我说:“宝宝,宝宝,我的陀螺和鞭子都没有了。你帮我找找吧,天也快黑了,找到了咱俩也回家吃饭吧”。随着我说着话,他也收起了他的陀螺跟我往旁边的枯草丛里找去了。他边找边说,这都看不到了。这时,天已经黑了下来。真的有点看不清楚地面了。我还有点不甘心,我说在找找吧。我俩就摸索着找。我们面对着东边往前找着,(是我把陀螺打丢的方向)在我们前边有一排树苗,就是种的比较密的那种树苗,这是一家人,用来种着围院子的。其实这家人,不怎么跟别人来往,在我家附近,我都不知道他们家是做什么的。也很少看到这家人。偶尔遇见这家的两个孩子。要比我年长一些,可是从来不与我们说过话,也从来没有跟我们一起玩过。我甚至都不知道他们姓什么叫什么。从来没有过交流。我特别的害怕他们家的院子,不光是我不喜欢,所有的小朋友都不喜欢。因为他家的院子给人的感觉,死气沉沉的。而且用的都是树条插的院墙,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我俩正在找不到陀螺时,我心里也正在想:“不找了天太黑了,我也要回家了,不过今天妈妈怎么没出来找我呢”?(每天要是这个点不回家的话,我妈肯定会着急出来找我)心里正纳闷的时候灰着心猛的一抬头,吓的我后退了几步。我此时也有点叫不出声了,我使着劲儿喊了出来:“宝宝,宝宝”,其实这会宝宝也抬头看到了,也是在懵的状态。距离我们不到十米远的距离,就是在那围着院子的密密麻麻的树条上,飘过来的有两个在两米高左右飘着的球状体,似那种飘着然后有像火苗那种。但是不是火。一个是白色的,一个是绿色但又似蓝色的那种。还对着我俩哈哈哈的笑,那种笑声,似男人又似女人的鬼魅的声音(我有些形容不出来那种声音)。

  这两个球不止对我俩笑,还说着话:“来呀,来呀”。宝宝这会醒过神来了,男孩子毕竟力气还是比较大的,他拽着我,也不能说是拽着我了,是拖着我在冰上使劲儿的拖着的感觉。这时他的喊声变了调,带着哭腔。毕竟我俩走出来的距离,离他家也有几十米远了。我还记得他拽我的时候我也连滚带爬的,那真是想用力气都没有了。我们俩就跑着,感觉家离得特别的远特别的远,好像怎么也跑不动似的,那两个飘的东西就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距离我俩好像呼近呼远的。就听到后面,“别跑呀?来玩呀?”我的天哪!东北的冬天家家户户门窗紧闭,任我们怎么哭喊,就好像与世隔绝了一样。这时候也不知道谁家的狗叫声啊,还有两个男人的咳嗽声,说话声在离我们不远处。我就记得不太清楚了。然后,那两个会飞的东西声音就没有了。我俩好像距离他家也特别的近了,感觉就在眼前。没跑进院子的时候宝宝的妈妈也开了门,似是要叫我们回家。我们俩都哭不出声音了,吓的呆呆的。我几乎是瘫倒在宝宝妈妈的怀里的。后来把我送到了家。第二天,我俩就发烧了,宝宝的爷爷知道了我俩的事儿。给了我妈妈也不知道是什么烧成了灰,让我喝了。

  对了,我俩还是小学的同班的同学,我比宝宝大一岁,因为我要上小学了,他看着我上学,没有人陪他玩了,他就哭着求他妈妈也要跟我一起上小学,就这样我们小学毕业的时候都十四岁了,(我们那会小学是六年制)我俩讨论过这件事情。

  后来,随着长大了直至今年都奔四十岁的人了,各奔了东西,但是联系方式还是有的,我们成年以后也讨论过,一个人看错了不可能两个人都看错。

Echo | 1991-02-25 10:08:23 | 作家